万重山外围,黄狼领,洛丘背靠万重山外,面朝山脉腹地看去,它翘着二郎腿,砸吧着老烟袋。

“十年了!方烈,你让我等了十年,等来的就是这个小家伙吗?以你的性格自然不会安排所谓的后手。看来我得去见一见那位大名鼎鼎的军师了!不,不急,先等这小家伙过了老龙那一关再说。”

洛丘自言自语道,而在它身边一只小狼崽正调皮地拱了过来,想要抢洛丘的烟袋。

“小家伙,你也要来一口吗?要知道,这岁月如烟,如今的你抽起来却是极为无味儿!好吧,好吧!给你抽一口。”

洛丘将老烟枪递了过去,小狼用两只前爪捧起,猛地抽了一口,狼口入,鼻孔出,却是呛得小狼崽眼泪哗哗地流出。

它本以为老祖抽的是什么宝贝,现在发现了太难抽了,小狼崽嫌弃地吐了吐舌头,向后方的狼穴中跑去与众狼崽一同玩耍。洛丘,抖了抖烟灰,双眼微眯看着这一切,就好像看到了曾经的自己,它是一头独特的狼,一头不受父狼待见的狼。

但是三千年岁月过去,它却是唯一活着的那只狼。岁月如烟,小狼变成了老狼!

万重山腹地,方世玉等人身陷所在。

此刻,方世玉上下打量着那说话的怪物,“角似鹿、头似驼、项似蛇、腹似蜃、鳞似鱼、爪似鹰、口旁有须冉”

这不就是传说中的龙吗?只见百丈高的悬崖上,倒挂着一条通体黑色的巨龙,巨龙睁开血色双眼,祂喘着粗气:“十年之约已到,但赴约的却非是你。小家伙,你有什么本事,让我把它教给你。”

黑龙指了指那块金色的信标,方世玉有些懵逼,“十年之约?十年前我此身不过是一个七岁的小童,哪里和你有什么约定?等等,不是我的,那是谁?祂又怎会知道我需要信标。”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这个季节清香 桃花源下的美女

黑龙动了动身体,山崖上顿时有石块滑落,方世玉等人急忙躲闪。

“我叫方世玉!老龙,你别激动啊,你这一激动,我等快被砸死了!”

黑龙长叹一声:“是啊,我太激动,十年?你知道我这里待了多少个十年吗?一百个,还是一千?太久了,久远道我都忘记了时间的流逝。好吧,小家伙言归正传,你可是方烈的后人。”

方世玉点了点头。

“那就好,你方家一脉在此界或许就只剩下你这一支了吧!三千年前,方行来找过我,说能放我出去,十年前,你父亲方烈也来找过我能放我出去,而今你又来了,你今日想说也能放我出去对吧?”

方世玉有些懵逼,他压根儿就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,最后浑球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:“我想起来了,就是这头疯癫老龙!当年方行进入剑阁之时,也曾来过这里,但是我没记错的话,这里应该是万重山的腹地才对。为何我们会来到这?,而且那信标在祂手上!小子,小心了或许这老龙和方行也是一伙儿的。”

方世玉听完却是警惕了起来,这黑龙看起来极为骇人,但是方世玉却有种感觉,黑龙无法伤害他们,因为这黑龙被一道道金色的锁链锁住了,以至于祂只能倒挂在悬崖之上。那金色锁链上的气息,方世玉也很熟悉,那就是之前金色神雷的同源气息。

方世玉想了想还是决定开门见山:“黑龙,说出你的条件!”

黑龙道:“果然是方家的血脉,做事都一个样子!老龙我只有一个条件,那就是将来等你要离开此界时放我出去。我不管方行,方烈,还是你方世玉,只要有人能够放我出去,我就愿意为他行辕千年。”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方世玉有些讶异,这老龙为了出去,居然愿意甘当他的坐骑,传说中龙不都是很高傲的生物吗?

黑龙好似看穿了方世玉所想,祂语气唏嘘地说道:“三万年前,我本是龙脉孕育而出的天生神龙,奈何刚刚出世不久就遇到了域外之人的入侵,当时的我堪堪金丹境,被青云子所擒,我乃天生神圣又怎会甘愿俯首于他?但是青云子这人很是不爽利,他把关在这万重山中,说给我百年时间考虑,可是百年之后我愿意当他的坐骑,而他呢?却不知所终。”

“三万年了,我本有大好龙生,却被他关在这里,或许我是龙族有史以来最为耻辱的龙!但是我还是想活着,想出去看一眼星空万界!方世玉,你能实现我的愿望吗?”

方世玉笑道:“那个当然,本少爷的目标可是星辰大海!老龙,我问你一个问题。”

“问吧小家伙!”

方世玉眼:“方行是否让你以这信标助他。”

“小家伙,在我眼里人都长一个样,除了嫩口的好吃以及不嫩口的难吃外,并无区别!”

方世玉凛然,因为此刻老龙居然伸出了脖子,一股腥臭从牠口中呼出,方世玉此刻终于明白,为什么石妖要卷妖类了,原来石妖是给这头老龙寻求血石的。

方世玉笑道:“那就好,信标给我,顺便送我们出去吧,我们就不打扰你老人家进食了!”

“你可以走,但是他们两个得给我留下来打牙祭!”

方世玉挡在白讪讪与应巧巧面前,“你看他们两个瘦骨嶙峋,一看都没有肉,何必呢?这样,我下次给你抓几头大一点儿的妖兽来,保证你吃得满口流油。不管你是清蒸,还是红烧都行!”

“方小子,你不厚道啊!你家大人没告诉你来见我要带血食吗?你走,他们两个留下。不然,三个都别走了,我还没吃过武神血裔呢,在我的传承记忆中武神血裔都是极为可口的存在。反正还有个方行,要不,我先吃了你?”

老龙似在自言自语,又似在与方世玉打着商量。那态度就好像再说:“我吃你,和你无关,只因为你很美味儿!”

方世玉咬着牙齿,他不知道这头老龙到底与他那便宜老爹,或者是方行之间有什么约定,但是现在对方要吃他,不,准确的说是要吃他身后的人。一个应巧巧,方世玉放弃就放弃了,但是还有白讪讪的存在。

白讪讪曾出力救过他,方世玉不是这种恩将仇报的人。

他试探性的问道:“可以只吃一个吗?”

应巧巧听到这话,紧张地捏紧衣角,她才不要让这又臭有黑的黑龙吃掉,那简直死的太难看了。

黑龙笑道:“你说呢?”

方世玉突然从虎口中抽出气血长剑,与此同时他向二人传音道:“跑!”

轰!

气血长剑向黑龙砍去,但是让方世玉大跌眼镜的是,居然砍出了火花,这黑龙的脸皮究竟是有多厚啊?

与此同时,白讪讪和应巧巧也在方世玉的传音向快速远去。

但那黑龙却是笑道:“不错,居然敢拔剑!”

接着只见祂轻描淡写地沟了沟爪子,众人居然倒飞了回来。

“昂”!

黑龙发出一声高昂的龙吟。

“小子,三万年来,从未有人向本龙拔剑相向,你是第一个,你说,我是先吃你的头呢?还是先吃你的脚,亦或是一口生吞?”

方世玉三人被一道无形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之力束缚住,那是高阶神识的运用,神识可以御物,自然也能控制生灵的行动。当然生灵有自己的意志力,控制起来极为麻烦,这需要远远非常高阶的神识。而这头黑龙,本是天生地养,又历经了数万年的积累,对方三个加起来不到一百岁的小家伙自然是手到擒来。

应巧巧和白讪讪动弹不得,而方世玉因为修有神识的缘故,勉强转过头来向黑龙咧嘴道:“老龙,我不过是看你脸上有个蚊子帮你拍一拍,你至于发这么大的火吗?这样,你把我们放出去,我去给你捉来十头大水牛,保证膘肥体壮,比我好吃很多。你不是说,要我以后放你出去吗?你吃了我们,我如何放你出去?”

黑龙笑道:“小子,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?方行可以,方烈勉强也行,至于你我觉得差了太多。你爹莫不是怕我所以才让你来赴这十年之约的吧!”

方世玉摇头道:“他死了,至于我有没有这个能力,你先放我下来,我会展现给你看的。”

黑龙再次哈哈大笑道:“理当如此,小子,我再给你一次机会,三招之内,你若能击落我身上一片鳞甲,或是拿到这块信标,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。否者,纵然我放你出去,方行也会毫不留情地杀了你,何必折腾呢?还不如让我老龙我吃了干脆。”

“三招?”

“对,三招!”

方世玉闭目沉思,他在想自己应该怎样面对如此困局,他的最高战力自然是开启了“怒”字诀的时候,但是方世玉知道,这远远不够。这是一条活了数万年的老龙,方才那一剑虽然未尽力,但是也有他平常状态下的七八分力道,但连一道痕迹都没擦出,证明那老龙的脸皮那是真的厚。

所以方世玉把目标放在离开二十多丈远的金黄色骨链信标,事实上此刻方世玉才看清楚,原来那是项链挂在了一个骨架上。不出以外的话,是某个妖王不小心跌落了此处陷阱,被老龙一口闷了,而留下来的骨头。

或许就连方行也没有想到,自己分发出去的信标,会落入这头老龙之手。

“小子,想好了没,老龙我可是饿了!”

方世玉陡然睁开眼睛,此刻他怒字诀开,身上下轰然燃起了血色火焰,当然血色中带着一点儿点儿的金芒。此刻方世玉的眼睛也化作了金色,他的大脑飞速像一台超级计算器一样的运转,眼前的空间,就好像密布着一条又一条的线条。

那是方世玉预计的进攻或者躲闪的路线,最终方世玉选择了那条最亮的金色线条,他动了,就像一只迅疾如风的狼一般,身躯化作残影,以一个诡异的行进方式向那信标出腾飞而去。

老龙见此眼中闪过一片精光,“有趣!有趣!”

牠张开龙头向方世玉毫不留情的咬去,但是每当牠即将咬中时,方世玉却都能以一种极为诡异的状态躲避开来。

当然看起来轻描淡写地方世玉,此刻却是消耗极大,无论是神识还是血气,他都感觉不能够继续维持。

此状态是方世玉临时结合前世的刺激肾上腺素分泌的方式,以先开启“狠”“血”两枚神文的前提下,瞬间破碎两枚神文,再此基础上强开“怒”字。

三个字不能同时开启,但是方世玉却以极限状态开启了怒字,他将其命名为“爆怒”,在这百息之内,极强的分析能力,让他对战局了如指掌,说白了就是以神识与血气为染料,轰然爆发。

近了,方世玉预想了黑龙所有的攻击路径。近了,眼看就要得手了!

就在白讪讪和应巧巧都以为要得逞之际,一条黑影从他们眼前闪过,变故骤起。

(本章完)